首頁 公司概況 公司新聞 企業文化 科技環保 社會責任 黨群工作 人力資源
職工文苑
故鄉的皂角樹

那天,回到老家的時候,遠遠就看見,一頭白發的母親正坐在皂角樹下打撲克。午后的陽光,在皂角樹的殘枝上跳躍,從斑駁的葉縫落到母親發間,銀光閃爍,仿佛童話里的場景一般。

坐在一旁的嬸嬸看見了我,耳語母親,她并沒有抬眼,繼續盯著手里的牌沉思,舉棋不定。等我把車開進后院停下時,卻已見她快步蹣跚著迎進門來,那枯瘦搖晃的身軀,滿滿都是歲月雕琢的痕跡。好比水塘邊那棵皂角樹,靜靜地倚靠在新砌的石墻上,一遍一遍細數塵封舊事,令人唏噓。

小時候,聽村里的老人說,皂角樹已有三百多年歷史了。她粗壯的樹干,兩個大人才能合抱,遠遠望去,像一座巨大的雕像,盤根深扎,穩如大山。也許因為長在晾曬場石板角落,樹干漸漸中空,可容人站立其間,成為小伙伴捉迷藏必選的隱身寶地。

那時候,父親早出晚歸在外做活路,祖母在家煮飯燒菜、喂豬喂雞,平時田地里的農活,就落到了母親的肩上,父親只在農忙時回來。皂角花開在春末夏初的時節,淡黃色的花朵在枝頭悄然綻放,像母親的的確良襯衣一樣純潔。父親架上牛犁田,母親把一擔沉甸甸的油菜挑在肩頭,往皂角樹邊的晾場送,而我每次都會跟在母親身后的來回跑。有時偶遇一陣疾雨從天邊撲來,母親總是一邊忙把一捆捆油菜籽頭朝上堆好,一邊呼喊我快進樹洞避雨。

盛夏的晴天,趁著午飯后的一點空閑,母親會把泡在水塘里避暑的我喚到岸邊,將已經籽粒飽滿的青皮皂角在光滑的石階上搗碎,連汁帶殼往我頭發上一陣揉搓,潔白的泡沫就此起彼伏地冒出來,飛在風里,洋溢著炫目的光華。

我一天天長大,皂角樹一天天變老。高考那年,母親騎單車去趕場,被一輛搶客的中巴車撞出十多米遠,送到醫院搶救了一個星期,才蘇醒過來。幾個月后,母親從醫院回來那天,經過皂角樹下,發現朝西的主枝枯黑如炭,只剩東邊的老分枝尚有生氣。后來才聽說,不知是哪家的淘氣孩子,夜里引燃了晾場上堆在皂角樹邊的草垛,到天亮被發現時,東邊枝干還在冒煙,樹洞內也燒得漆黑一片。不久之后的一個雷雨夜,枯枝被風雨劈落在地。不過,殘缺不全的皂角樹卻頑強地活了下來。第二年春天,那向著日出的殘枝,依舊吐露出嫩綠新芽。因車禍后遺癥而站立不穩的母親深受鼓舞,經常拄著拐杖來到皂角樹下曬太陽,找人聊天。

這些年離家在外,少了故鄉的消息。每次回家,經過皂角樹,總要贊嘆幾聲。原本走路要人扶,沒幾步就喊頭暈的母親,也有如神助,漸漸甩開拐杖,獨自行走,這些年不但可以在家里操持,居然還能下地干活了。盡管頭發早已雪白,走路猶帶醉意三分,那股子精神氣仍不減當年。幾年前,村里修了水泥路,在老皂角樹旁砌了一道墻,以圖給她一個支撐,而路對面的那棵小皂角樹,如今已長成參天大樹,開枝散葉,頗具老皂角樹當年雄姿。

返回黔西那天,母親翻出一袋皂角給我,說是去年摘的。知道我喜歡吃芋頭,又連忙吩咐父親,去地里挖幾個新鮮芋頭給我帶回去?次壹敝,又忙不迭沖出門去,朝著父親的方向邊跑邊喊,責怪他不夠麻利?粗芹橎菂s有力的步伐,恍惚間,我好像看見了那一年嫩綠新芽的皂角樹……

開車出門的時候,母親目送我離開,沒有一句送別的話,也沒有揮手示意,她不會這些。經過皂角樹下,老樹從墻里探出身來,也默然不語。不過,我知道,這沉默的背后,充滿了不變的期待,永遠的期待。

免费AV网址